语言切换
ニュース News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 重磅文件释放什么信号?

日付: 2022-04-11
閲覧: 4

中国深化市场化改革迎来一块重要“拼图”。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10日对外公布。分析人士认为,以大市场构建新格局、推动中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是当前深化改革的重头戏,值得各方高度关注。

  为何需要“全国统一大市场”?

  《意见》开篇便强调,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

  当前中国国内市场规模已位居世界前列,商品市场规模优势明显,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规模迅速扩大,但“大而不强”的问题仍然突出。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表示,大市场并不天然具有相应的规模效应,中国市场体系长期存在制度规则不统一、要素资源流动不畅、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等突出问题,影响了市场功能的发挥。

  近年来,中国在深化市场化改革方面出台多份重要文件,既聚焦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出总体部署,也有构建更加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重大安排。

  此次《意见》则明确提出“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要求全面推动中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并对更大范围、更深程度上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作出全面部署,被认为正式形成了新时代市场化改革的“组合拳”。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看来,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关键堵点,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顺畅流动,不断增强中国市场优势,才能有效吸引全球高端要素和市场资源,更好联通国内国际市场,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支撑。

  董煜表示,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大市场,将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经济未来的面貌。通过改革巩固和扩展市场资源优势,形成大工厂和大市场的协同效应,是中国经济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必然选择。

  建规立制稳定市场预期

  全国统一大市场怎么建?在具体操作原则上,“立破并举”成为关键词。

  “立”,着眼于建规立制。规则是奠定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近年来中国市场设施等“硬件”不断完善,此次《意见》在进一步提出推进设施高标准联通的同时,更强调补足制度规则等“软件”短板,并就建立健全体制机制、打通制度堵点部署了一系列重点任务。

  例如,从市场健康运行底层规则着眼,《意见》提出了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四统一”的基础制度。

  “只有规则一致,政策和执行才能真正统一协同。”董煜认为,产权制度是市场之基,要完善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制度体系;准入原则是市场的天平,要严格落实“全国一张清单”管理模式;公平竞争是市场的基本游戏法则,要坚持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信用是市场成长的土壤,要形成全覆盖的信用信息网络。“四统一”的方向充分体现了对市场经济一般规律的尊重。

  中国市场由大到强面临的另一挑战是发展不平衡,要素和资源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市场分割问题尚未解决。只有让要素和资源流动起来,经济才能活跃起来。

  王一鸣注意到,针对这些问题,《意见》提出了打造统一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能源和生态环境市场的举措,比如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动适时组建全国电力交易中心,建设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用水权交易市场等,这对补齐中国市场体系短板具有重要意义。

  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亦是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要途径。“加强市场监管标准化规范化建设”“统一执法标准和程序,规范执法行为,减少自由裁量权”等表述被写进《意见》。对于新业态新模式,官方在提出“推进线上线下一体化监管”的同时,也强调要“坚持监管规范和促进发展并重,及时补齐法规和标准空缺”。

  董煜相信,这些监管要求,配合有效的落实机制,将增强监管的科学性、有效性、精准性,实现监管能力与监管效果的同步提升。而当监管更加科学,也将增强市场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

  破除壁垒用改革护航大局

  在“破”的方面,《意见》突出“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

  具体而言,相关措施包括着力强化反垄断,稳步推进自然垄断行业改革;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整治网络黑灰产业链条;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全面清理歧视外资企业、外地企业等各类优惠政策;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以及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做法等。

  不难看出,上述措施既针对市场主体也针对政府部门,在着眼打破显性壁垒的同时,更强调破除各种隐性壁垒。

  王一鸣表示,应该看到,随着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渗透,正在摧毁各种市场壁垒和藩篱,推动形成网络化的市场结构,对于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具有革命性意义。因此,一方面,要加强对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制;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平台经济在打破地区封锁和市场分割、推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方面的积极作用。

  董煜分析说,《意见》对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等,都明确了要求,要加大推进力度。同时还提醒各地区“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这意味着各方应主动清理各种壁垒,特别是要破除思想上的壁垒,把新发展理念真正落实到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去。

  眼下中国经济工作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有所增多。专家强调,对于改革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该破的就要坚决打破。惟其如此,才能以点上的改革破局为大局稳定保驾护航。


著作権 ©2005 - 2022 中投資建設グループ株式会社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北京 上海 広州 重慶 福州 成都 南京 杭州 寧波 海口

蘇州  深圳  香港  フランクフルト トロント メルボルン  台湾

400-857-5885

邮编:330520